• <meter id="gcr4t"></meter>

      <bdo id="gcr4t"><delect id="gcr4t"><source id="gcr4t"></source></delect></bdo>
      <label id="gcr4t"></label>
      <label id="gcr4t"><option id="gcr4t"></option></label>

      <bdo id="gcr4t"></bdo>

    1. <dd id="gcr4t"><mark id="gcr4t"><button id="gcr4t"></button></mark></dd>

      考古中國|霸陵出土動物骨骼,或將知曉漢文帝的“皇家苑囿”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2-06-23 19:51 295202

      封面新聞記者 劉可欣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寂靜到喧囂,再回歸到平靜。從2021年12月至今,從宣布陜西西安江村大墓被認定為漢文帝霸陵,糾正近千年的錯誤認知,到入選“202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人們的關注蜂擁而至后又散去,這個千年帝陵的發掘研究工作,卻一直由著自己的節奏,逐步進行著。

          霸陵陵區航拍全景 (竇皇后陵、江村大墓發掘點、南陵)

      這個最后才被確定的西漢帝陵有何最新的動向?6月12日,封面新聞記者聯系上了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館員、江村大墓考古親歷者曹龍,他告訴記者,目前,霸陵遺址考古項目的主要工作是對江村大墓、薄太后南陵外藏坑出土的各類文物進行室內資料整理。包括對出土陶制器物的拼對、修復;對金屬器物進行除銹保護,同時開展成分檢測與分析;對小型外藏坑出土的動物骨骼進行骨質加固及種屬鑒定等等。這些工作都有助于我們對西漢帝陵形制要素的內涵、西漢時代的喪葬習俗有著更深一步的認識。曹龍透露,下一步,將對江村大墓及薄太后南陵外藏坑中發掘出的動物骨骼的鑒定結果進行統一發布。

      霸陵及附近共3處外藏坑出土動物骨骼

          江村大墓K32馬骨出土情況

      隨著江村大墓被確認為漢文帝霸陵,西漢十一座帝陵的名位被全部確定。人們對于漢文帝,這位中國歷史上仁政、孝道、節儉的皇帝,有了更新、更全面的認識;同時,也填補了西漢帝陵制度發展的關鍵一環,彌補修正了西漢帝陵形制發展演變的相關研究。

      在陵墓的設計上,文獻明確記載漢文帝“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銀銅錫為飾,不治墳,欲為省,毋煩民……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但是作為帝王陵墓,霸陵仍然是“減禮不減制”的喪葬規格。從江村大墓西南小型外藏坑中發掘出的動物骨骼,也正說明了這一點。曹龍介紹道,本次霸陵遺址的田野考古工作中,出土動物骨骼的外藏坑主要有3處。


          南陵出土的彩繪塑衣陶俑一組

      其一,就是江村大墓西南角編號為2號發掘點的方形外藏坑,每個坑內除馬骨一具外,還有一件陶罐及一件塑衣式陶俑。根據田野考古發掘的地層顯示,這類坑比其他的外藏坑早,應該是陵園營建初期就做好的,推測陪葬的馬可能用于祭祀。

      其二,是江村大墓西南約800米的小型外藏坑。此處的小型外藏坑在1966年7月時在農田水利基本建設中被發現并發掘過37座,東西排列8行,每行少則1座,多則11座。當時此處被認為是竇皇后陵的陪葬坑。從中清理出的葬具有陶棺或磚欄,骨骼經初步鑒定,有羊、馬、豬、狗、雞、鵝、鶴等,出土的陶罐內還有谷物。“江村大墓被發現后,這批小型外藏坑被發現距離霸陵更近,應該為霸陵的外藏坑。目前我們正在發掘清理有20多座,其中骨骼的鑒定還正在進行。這些資料,對于我們認識此類外藏坑的性質有很大的幫助。”曹龍介紹道。

      其三,就是在距離霸陵直線距離2000米、漢文帝母親薄太后的南陵陵園西北角的小型外藏坑。2017年以來,漢陵考古隊對該區域進行了詳盡的考古勘探工作,共發現外藏坑約380座,本次發掘了39座。初步鑒定辨識的動物主要有麋鹿、金絲猴、丹頂鶴、陸龜等。

      薄太后陵曾出土大熊貓、丹頂鶴等骨骼

      西漢薄太后之墓南陵,位于西安市東郊白鹿原之上。因為呂后與漢高祖劉邦合葬于長陵,薄太后便葬于距離漢文帝霸陵相近的地方。1975年6月,當地村民在修筑蓄水池的時候,于南陵附近發現了數座長方形小坑,彼時的陜西省考古研究所對該區域進行了發掘清理。

          南陵小型外藏坑出土動物骨骼

      在這次發掘清理中,就曾經發現過磚欄、陶棺、木欄(木槨)以及動物骨骼。其中小型動物骨骼已經腐朽,早已不可分辨。尚可分辨的大型動物骨骼經鑒定后,發現有犀牛和大熊貓。出土大熊貓頭骨的坑編號為K3,因為此坑曾經歷過擾動,大熊貓的軀干部分已經不復存在。經過鑒定,該熊貓屬于成年個體,從頭骨上看,與現生品種差別不大。

      《說文解字》中說“貘似熊,黃黑色,出蜀中。”那么該熊貓是從蜀地進貢到陜西的嗎?曹龍說,其實并不一定:“秦漢時代的關中,溫和多雨,岡阜丘垅與河邊溪畔有茂密的灌木林帶和竹叢。今寶雞市東南附近‘幽箕邃密,林障秀粗’。‘鄂 、杜竹林’‘渭川千畝竹’。這種地理環境,為大熊貓的生存提供了必要的條件。大熊貓作為漢薄太后的陪葬品,取自本地也是完全可能的。”

      有人根據南陵出土的大熊貓頭骨,想象薄太后喜愛熊貓,并推導在當時有飼養大熊貓的熱潮。但是曹龍告訴記者,這些并沒有相關文獻記載。另外,從南陵中出土的大熊貓頭骨,也不意味著薄太后本人十分喜歡大熊貓。

      “從目前的這類外藏坑的數量及已經鑒別出的動物種屬來看,依然是皇家苑囿性質,并不是因為個人喜好而單獨陪葬大熊貓。另外,這些珍禽異獸有些應該是從南方甚至更遠的域外供奉而來。”

      漢代人“事死如生” 或可一窺皇家苑囿

      漢代人事死如生,有著給逝去的先人按照生前的生活習慣、起居用度來打造一個地下世界的習俗。桓寬在《鹽鐵論》中曾說:“今厚資多藏,器用如生人。”考古發掘出的陪葬的文物及五谷糧食、家禽家畜等方面,都體現了這一點。曹龍介紹說,“作為帝王級別的陵墓,這類埋藏動物的外藏坑,應該象征著皇家苑囿,是帝王在另外一個世界或賞玩或使用的動物儲備。”除此之外,在古代,動物骨骼陪葬還是財富及權力的一種體現。因此,雖然漢文帝以節儉名留青史,但從發掘出的動物骨骼來看,他的陵墓仍舊采取的是“減禮不減制”的規格。

      “這種陪葬珍禽異獸象征皇家苑囿的做法由來已久,只是隨著陵園規劃形制的發展,表現出不同的形式而已。”曹龍補充道,戰國晚期的神禾塬大墓,被學者認為是秦始皇的祖母夏太后的陵墓,在其外圍的外藏坑中,就有一條外藏坑內陪葬大量的珍禽異獸。同時,秦始皇帝陵外藏坑中也有一條為水禽坑。這些都說明了皇家陵墓會使用動物進行陪葬的習俗。

      而從江村大墓中發掘出的動物骨骼又有哪些?這位開創了我國歷史上第一個盛世“文景之治”的皇帝的“皇家苑囿”又是什么樣的?或許隨著江村大墓考古研究工作成果的發布,我們將得以知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2

      • fm1983417 2022-06-29

        發掘研究

      • fm1906648 2022-06-23

        好厲害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中国人大网